<rp id="jrbfb"></rp>

      <font id="jrbfb"></font>

              <nobr id="jrbfb"></nobr>

                <nobr id="jrbfb"></nobr>

                <sub id="jrbfb"></sub>

                <nobr id="jrbfb"></nobr>

                    <track id="jrbfb"><meter id="jrbfb"><listing id="jrbfb"></listing></meter></track>

                              <thead id="jrbfb"><meter id="jrbfb"><b id="jrbfb"></b></meter></thead>

                                <listing id="jrbfb"></listing>

                                  <sub id="jrbfb"><meter id="jrbfb"></meter></sub>

                                  <sub id="jrbfb"></sub>

                                  <nobr id="jrbfb"></nobr>
                                  <sub id="jrbfb"></sub>
                                  行業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售電“大時代”遇冷?

                                  2016-06-20 17:26:59

                                  去年3月,電改9號文為售電市場的壟斷格局松開一個小口,社會資本趨之若鶩,但在商業模式尚不明朗的前提下,一年多之后“雷聲大雨點小”的尷尬局面還將延續。

                                  “大時代”來臨?

                                  “售電公司”,在過去電力輸配售一體化的壟斷世界里,已經是一個生僻詞,不過由于電改9號文的影響,眼下卻成了熱詞。

                                  近日,廣東省經信委公示了54家符合條件的企業進入該省售電公司目錄,這是廣東省第二輪公示售電公司目錄,距離廣東省公布首輪13家售電公司目錄,還不足半年的時間。

                                  至此,廣東省售電公司已迅速擴容到67家,按照該省的計劃,在電改新模式的影響下,2016年直接交易電量規模為420億千瓦時,約占廣東電網全年售電量的10%。其中280億千瓦時為年度長協,140億千瓦時為月度競價。

                                  去年12月,廣東省和重慶市一起成為了國家首批售電側改革試點。電力改革松了一條口子,引得無數捕捉風向的公司圍觀甚至涉足其中。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全國31個省(市、區)至少成立了559家售電公司。

                                  讓這些“春筍”野蠻生長的“春雨”是去年3月發布的電改9號文,全稱是《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其中“四放開、一獨立”(即輸配以外的經營性電價放開、售電業務放開、增量配電業務放開、公益性和調節性以外的發供電計劃放開,交易平臺獨立)的重點任務一經公開,便引來電力行業和資本市場的關注。

                                  其實,售電并不是什么新生業務。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電力專家吳疆曾對媒體表示:“電網現在基本都覆蓋到縣一級,甚至是村一級。售電本身并不是這一輪電改無中生有出來的。”

                                  在電改9號文發布之前,電網公司幾乎是市場上唯一的售電主體,業務貫穿了電力市場上輸配售三個環節,雖然2002年國務院公布的《電力體制改革方案》提到,將引導電力行業做到廠網分開、主輔分離、輸配分離、競價上網,但是在輸配分離、競價上網領域的改革還是難以為繼。

                                  電改9號文或許讓電力投資者看到改革的決心,能在政策紅利中分一杯羹更讓他們摩拳擦掌。

                                  今年3-5月,廣東電力交易中心組織了三次月度電力競價交易,新成立的售電公司也參與其中,這三次總成交電量為39億度。其中售電公司共成交電量28.4億度,占比73%;售電公司獲得的電量也由3月的65%上升到5月的83%。

                                  令人激動的是,有機構測算,引入售電公司參與競價后,發電廠向需求方讓利了5.3億元,其中預計有近4.5億元被售電公司獲得。平均計算,一度電售電公司就能賺取超過0.13元的差價收益。

                                  由此,售電似乎進入到暴利時代。

                                  脆弱的暴利模式

                                  在電改政策還沒有更多細化方案的前提下,售電公司的盈利模式還只是停留在“低買高賣”的單一循環之中。

                                  “目前來看廣東省售電公司獲得的盈利的確很可觀,這也說明各方對于市場預期有偏差,售電側參與交易初期的市場模式和機制都不完善。”華北電力大學教授曾鳴認為,售電側改革的目的是放開售電業務,形成競爭的市場主體,最終讓終端用戶享受改革紅利,而不是讓售電商獲得不合理利潤。

                                  他預計,隨著更多的電力大用戶參與到直接交易中來,售電代理市場競爭加劇,售電公司的高收益會被攤薄,“低買高賣”模式也將難以為繼。

                                  獨立的售電公司突破現有商業模式的努力沒有停止過,在電改試驗進行得如火如荼的另一方重慶,售電公司和電網公司爭奪售電結算權的矛盾甚至上報到國家發改委去協調解決。

                                  重慶一位官員介紹稱,雙方分歧主要出在結算和電價問題上。關于結算,國網重慶公司和售電公司都要求和用電企業直接結算,雙方僵持不下,重慶市政府進行調解無果后,將這一問題上報給了國家發改委。

                                  2月5日,重慶市政府印發《重慶市售電側改革試點工作實施方案》,這其中提到要給予售電公司結算開票權,由發電企業向售電公司或直接參與市場交易的用戶開具購電發票,售電公司給其用戶開具售電發票,電網企業給售電公司或直接參與市場交易的用戶開具輸配電費、政府性基金代收等發票。

                                  不過在具體的售電簽約實踐中,當地電網公司并沒有進行相應的配合。

                                  近期,國家發改委在《關于重慶市售電側改革試點工作有關問題的復函》中又進一步明確:電網企業的售電公司,可向其供電的用戶收費并開具電費發票;擁有配電網運營權的售電公司,可向其供電的用戶收費并開具電費發票;獨立的售電公司,保持電網企業向用戶收費并開具發票的方式不變。

                                  這意味著,沒有配電網運營權的獨立售電公司依然沒有電費結算權。

                                  “沒有結算權就代表沒有穩定的現金流,只能結算自己與用戶分成的那一部分,未來進入到售電市場的公司越來越多,可能會出現惡性低價競爭的局面,對于那些不具備電網資產和技術服務的獨立售電公司而言,利潤空間將非常有限。”一位電力專家告訴新金融觀察記者。

                                   據他觀察,眼下售電熱潮還停留在“雷聲大雨點小”的階段,雖然售電公司數量一直在猛增,但是投入實際運營的公司非常少,大多數還在觀望和等待,希望電改方案進一步細化、售電商業模式能有新的突破。

                                   

                                  引自:北極星電力網

                                  江西11选5历史开奖查询